1. 首页

比特币、以太坊的「去中心化」以及不足

国际金融密码学会每年主办的 Financial Cryptography 会议在靠近委内瑞拉的库拉索岛举办,研究人员讨论了两个最大的加密货币协议──比特币、以太坊的去中心化特性,以及他们的不足之

国际金融密码学会每年主办的 Financial Cryptography 会议在靠近委内瑞拉的库拉索岛举办,研究人员讨论了两个最大的加密货币协议──比特币、以太坊的去中心化特性,以及他们的不足之处。

由伦敦大学研究人员 Sarah Azouvi、Mary Maller、Sarah Meiklejohn 共同发表的论文《平等社会还是仁慈专政:加密货币治理的现状》深入探讨了这一话题,他们统计了有多少开发者参与了开源代码库,分别贡献了多少代码,提出一些量化指标以判定从代码层面是否真的去中心化。

以太坊相比于比特币,更加「中心化」

首先,研究人员着重审查了 Github 开源项目的代码提交情况,即开发者对代码库进行的一系列更改。比特币核心代码 7% 是由一位开发人员编写,而以太坊核心代码约有 20% 是由单一开发工程师编写。论文作者之一 Sarah Azouvi 表示,以太坊相比于比特币在这方面更加「中心化」一些。

比特币、以太坊的「去中心化」以及不足

以太坊的多数核心代码仍由创建者 Vitalik Buterin 自己提交

当然,透过查看代码库的相关信息,衡量其中心化程度,本质上也是受限的。

针对这一主题,计算机综合能力考核 IC3 的研究人员指出,仍有技术方法可以衡量加密货币项目的去中心化程度。他们的结论是,以太坊在区块链上交易确认时间、节点的地理分布,这两个方面优于比特币。另有与会者补充,加密货币经济的去中心化也是一个重要因素,一样不容忽视。

比特币、以太坊的「去中心化」以及不足

比特币核心代码由 Gavin Andresen 与 Blockstream 的 Pieter Wuille 提交量最高

即使在 GitHub 偏重开发的氛围里,尽管发生很多技术方向的讨论,但涉及的总用户数有限,参与讨论的只有少数人,绝多数只是口水评论而已。

网络民意之争,谁说了算

上周,以太坊社区内发生的激烈辩论,双方针对 EIP 867 提案进行争论。EIP 867 期望建立一个更容易恢复丢失资金的流程,自今年 1 月份提交以来,已有数百名社区成员对该提案提出反对意见。经历过 2016 年 DAO 黑客攻击事件的开发者、投资者,必定记得当时以太坊开发人员决定撤销交易以归还受害者资产的做法。开发团队一位资深成员甚至辞去了他的职位,因为担心适得其反。

假如你不是双方中可以发言的任意一方,那么你可能只需要知道,Vitalik Buterin 提出了 13 个改进方案,其中 11 个被接受或最终合并到代码库。许多懂行的人会认为,在被称作去中心化的区块链上,Vitalik Buterin 拥有过多的权力了。

甚至以太坊扩容协议 TrueBit 提出者 Jason Teutsch 半开玩笑地表示,关于以太坊的网络治理,可以靠 Vitalik Buterin 去处理所有。相对严肃的说法是,最近的辩论只揭示了治理的难度,这在每个治理系统中都会发生。通常状况下,治理似乎比人们期望中的更加中心化,并不能让每个人都开心。

情况普遍,并不罕见

UCL 的研究人员指出,从代码层面上看,以太坊、比特币的开发者社区与其他开源项目一样。尽管社区注重去中心化,但情况并没有太大差异,表象很相似。

关于以太坊最近的辩论,Sarah Azouvi 表示,只对技术解决方案感兴趣,但不打算站队和表明立场,同时指出更好的投票机制也许是化解争议的可行方式之一。其他研究者、开发者对于以太坊、比特币面临的问题也基本保持中立的态度,并表示解决方案不在讨论范围之内,希望避开相关协议的决策。

以太坊可以从更正式的治理模式中受益,但困难在于,即使人们想要有一个更正式的决策机制,但由谁来制定、由谁来投票,又是另外的问题。而投票一旦启动,也会产生更多的难题,但投票本身是有意义的。

声明:本文经授权发布,除注明来源外,均为以太财经用户投稿,不代表以太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