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区块链不能只有共识,还要有法律

在熊市之下,争议早已超过了共识,却有新机遇萌生于信任的废墟。


区块链不能只有共识,还要有法律

从周末大批区块链项目方叫嚣去香港找以太坊创始人V神维权,到今天,OKEX交易所用户从全国各地打飞的聚集到上海,把OKEX创始人徐明星堵进了警察局……关于区块链项目的争议太多,基于共识出现的区块链社区,却在每次纠纷出现后,没有任何共识能让双方达成一致。

“目前,几乎所有区块链项目都在谈技术安全,崇尚代码即法律,但是代码无法穷尽理性,一旦代码失守,谁来保护我们的权益?基于什么共识来维权?”徐寅提高了音调,他是OATH仲裁协议联合创始人也是CEO,面对目前大量的区块链项目深陷信任崩塌,徐寅显得比其他创业者多了一份自信,因为他的创业就是从信任崩塌开始。将英美法陪审团制度引入区块链

采访这天,是第20届厦门投洽会的次日,在一带一路·数字城市暨首届全球数字城市论坛上,这日雷雨阵阵,一如区块链目前的处境,脚下泥泞,不过头脑却很清晰。初见徐寅时,慢条斯理,精致的海归,但对区块链行业现状有自己的一套解读。也是在深入的不断交谈中,对OATH仲裁协议起了兴致,对于目前争议比共识还多的区块链行业,“仲裁”一词确实很有诱惑。

“代码是迭代的,是不断在攻守过程中加以完善,一旦代码防不住黑客,或者代码有纰漏,后续维护要如何进行,用户利益如何保障,如何继续赢得社区信任?”不得不承认,在这一点上,区块链项目们思考的太少了。

徐寅说,“在区块链项目里,将社群治理和规范考虑在内的不多,EOS算一个,EOS有自己的几条‘宪法’,但还不够好。”众所周知,EOS首创了超级节点,首创了EOS社群宪法,无论是否营销噱头多过于实际效益,无可否认,EOS将社区治理的共识发挥到了极致,但这些,在徐寅眼里却不够完善,徐寅认为它太过于偏中心化。

徐寅希望最终用共识来解决争端,决定事情的发展和走向,他要将法律体系搬到区块链上,最重要的是要在区块链中选出陪审员,基于这样的想法,OATH仲裁协议将英美法系陪审团制度引入区块链。 

在社会中,英美法系国家的陪审制度是国家审判机关,吸收非职业法官或非职业审判员为陪审官或陪审员参加审判刑事、民事案件的制度,他使普通公民能够参与司法过程,可以防止法官徇私枉法、独断专行,纠正其不周之处。

而在区块链世界里,英美法系陪审团制度的引入,能让社区内的人都平等的拥有参与社区治理和解决争端的权利。

微信公号被封背后的解决办法

在传统中心化互联网平台,最大的社区应该非微信莫属了,而就在前不久,几十家区块链媒体和自媒体微信公众账号陆续被永久封禁,许多并不涉及爱西欧的文章也被强行删除。徐寅反问我,“你觉得平台有权利强行删除你的文章吗?你的文章是你的作品,你拥有这个数字产品的所有权,删除标准是什么?”

不过,微信是中心化平台,平台规则由他制定,由他执行,在现实生活中,许多事情一旦遇到争议,无论是现有规则还是现改规则,中心化的平台都拥有绝对的权利。区块链就不一样了,区块链是基于去中心化组成的,每个人都是节点,天然有参与社区治理的基因,不过区块链也非万能,正如目前社会里出现的众多区块链项目和用户之间的纠纷一样,去中心化如果没有完善的内部法律,最终也无公平性可言。

徐寅说,如果把微信平台挪到区块链上,并且接入仲裁体系,就完全不一样了,任何违反规则和规则之外的处理和审判应该交由“陪审团”来裁决。比如平台规定不可以发布暴力色情的文章,这时候平台监测到这样的文章,他们只用一键将案件转移到OATH仲裁协议上来,请求为“删稿”即可,我们会随机从社区成员里选择陪审员,对是否暴力色情进行审判,由他们的结果判定最终的处理结果。他说,甚至一个区块链项目社区都不用有管理员,用户看到有违反规则的内容,也可以请求OATH仲裁协,结果即民意。

虽然不知道何时微信能有如此去中心化的仲裁机制,不过作为媒体人,不得不说有些期待。

OATH仲裁协议:共识即法律

在徐寅和他的OATH仲裁协议里,充分显示出了一点:共识即法律。不得不承认,这是种天才而大胆的想法,但要真正发挥他的力量,这就要求民意是真正的民意,而不是中心主导下的民意。

徐寅说,OATH仲裁协议的合伙人团队里,有一位前纽约布鲁克林地区副检察官Jenny Vatrenko,她毕业于美国东部最好的法学院,擅长处理高风险商业案件,可以说是一位对英美法系陪审团制度了如指掌的法律工作者,在团队里,3位工程师配合他将OATH仲裁协议充分的完善和制定。

“我们通过完善的系统设置和智能筛选算法保障了陪审员组成的公平性”徐寅介绍,在OATH仲裁协议里,陪审员是采用分类随机算法从陪审员库中挑选出来,他们来自不同的领域、不同的身份背景、能够有效避免偏见;并且这些陪审员在连续多个案件中只能互相合作一次,例如10个人共同参与一个案件,那么下一次一个案件出现选择了其中一个人,理论上剩余9人不会出现在这个案件中,利用关系网络避免连续多次作弊的可能;陪审员身份将对所有参与人严格保密,OATH将对做出正确判断的陪审员给予奖励,并建立每个陪审员的信用评级,信用等级越高,被选中陪审员的概率越大,信用等级需要他们长期参与投票且根据投票的准确度来做衡量。

加之,区块链技术本是透明的,可追溯,也是区块链里的陪审员制度公信力得以保证的重要原因,真正做到民意即法律的自治。

区块链不能只有共识,还要有法律

其实,在区块链创业之前,徐寅在美国硅谷还创业了一家旅行网站,前不久被国内一家大型旅游网站收购了,也是这一段创业让他懂得了看到常人看不到的机遇。

采访结束后,厦门的天放晴了,在这次参加厦门投洽会上,OATH仲裁协议获得了厦门一带一路数字城市最有价值项目奖,徐寅也被授予一带一路青年领袖的称号。徐寅告诉我,此前,OATH还赢得了全球最大的创业比赛之一的Slush区块链项目第一名。

在熊市之下,争议早已超过了共识,却有新机遇萌生于信任的废墟,走向未来。

声明:本文经授权发布,除注明来源外,均为以太财经用户投稿,不代表以太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